今天去大江百貨逛街時,發現這個靈魂之匣:草莓之夜2,我好喜歡喔!很習慣要先問問google大神,去哪裡買比較好?結果在這裡找到,價格更優C/P值又高,網友推薦靈魂之匣:草莓之夜2這裡買最便宜!品質有保障,也不擔心買貴,還有7天滿意保證,又可以配合活動刷適合的信用卡賺現金回饋,東西很迅速的宅配到家,我很滿意!!五顆心幸福推薦!!

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參考看看~

靈魂之匣:草莓之夜2



商品網址: https://tw.partner.buy.yahoo.com:443/gd/buy?mcode=MV9BaFp2ak9RUDVGTlArSFZkYWcwTEhkalBEWE9ncWVnUm9kVlpUWmM5OTVVPQ==&url=https://tw.buy.yahoo.com/gdsale/gdsale.asp?gdid=4328184

商品訊息簡述: 【財富燈塔】

作者:譽田哲也
譯者:王蘊潔
出版社:圓神
出版日期:2013年05月29日
語言:繁體中文
ISBN:9789861334547
規格:平裝 / 336頁 / 25K / 普級 / 單色印刷


靈魂之匣:草莓之夜2

商品網址: https://tw.partner.buy.yahoo.com:443/gd/buy?mcode=MV9BaFp2ak9RUDVGTlArSFZkYWcwTEhkalBEWE9ncWVnUm9kVlpUWmM5OTVVPQ==&url=https://tw.buy.yahoo.com/gdsale/gdsale.asp?gdid=4328184

商品訊息功能:


  • 一部令人同時留下冷汗和熱淚的作品




商品訊息描述:



《靈魂之匣:草莓之夜2》

一部令人同時留下冷汗和熱淚的作品


【內容簡介】

他死了,但是他的靈魂還活著,
只要更換器皿,就可以繼續活下去……

★累銷240萬本!2012最熱門日劇&電影《草莓之夜》原著小說系列
★繼東野圭吾之後,日本影劇界最愛的推理作家

鷹架在夕陽下反射著微弱的光,宛如一個關了巨大怪物的牢籠。
關在裡面的怪物殺了父親嗎?還是父親想要逃離怪物,所以跳出樓外?

五年前,一名工人意外從工地高處墜樓身亡;五年後,同樣的意外在同一個地點再度發生。

不久之後,多摩川河堤上一輛被遺棄的貨車中,驚現一截血跡斑斑的左手手掌,附近一間車庫則化為一片血海……

這些看似毫不相關的事件,到底有什麼關連?

這一次,總是憑著大膽假設、模擬罪犯思考模式來辦案的姬川玲子,必須和從不臆測、辦案態度極為嚴謹的同僚日下守,共同偵辦這起沒有屍體的殺人案。互相較勁的兩人,各自從不同的線索切入,卻接二連三出現不可思議的事實,推翻所有證據與假設!

繼令人震撼的《草莓之夜》後,譽田哲也轉而用一種接近調查報導的手法,來描寫一個中年男子不為人知的秘密。嚴謹的故事架構、迅雷不及掩耳的劇情發展、精彩的對話,以及不經意出現的幽默,不僅提供了極大的閱讀享受,讀者也能從中漸漸體會到故事想要傳達的主題,而心生一股寧靜的感動。

「草莓之夜」系列特色

1. 驚人的累銷:原作累積銷售逾240萬本!

2. 繼東野圭吾之後,日本影劇界最愛的推理作家:
譽田哲也的《草莓之夜》系列作品,先是改編成日劇SP,大受歡迎後再推出完整日劇、電影,甚至搭配電影上映,又推出新的日劇SP!可見日本觀眾對此劇的瘋狂喜愛。

3. 已改編成同名日劇電影:
繼日劇締造收視佳績後,電影2013/1/26在日上映,創下兩天票房破三億的驚人紀錄,台灣也將於今夏上映!

4. 2012年文庫本銷售已超越宮部美幸,甚至超越湊佳苗!
譽田哲也的推理小說多以刑警為主角,對日本員警機構的描寫入木三分。代表作即為「草莓之夜」系列。其故事架構常以細緻緊密見稱,擅寫女主角,內心描寫深刻。

5. 第四屆恐怖懸念大獎特別獎、第二屆《MU》雜誌傳奇諾貝爾大獎


【作者簡介】

日本近來最受注目的推理作家譽田哲也(1969-)

學習院大學經濟學系畢業。31歲時才決心成為小說家,屬後發型作家。創作初期,以恐怖小說為主要路線,2002年以《黑暗天使紅鈴:妖之華》獲得第二屆《MU》雜誌傳奇小說大獎,2003年獲得第四屆「恐怖懸疑小說大獎」特別獎,並嘗試創作有推理性質的青春小說《疾風女孩》。

譽田是一個亟欲多方嘗試、勇於融合各類元素的實驗型創作者。不過直到2006年的「時雨三部曲」,才捨棄繁雜的多元風格,自警察小說切入,激發出明確、顯眼的創作標幟。「時雨三部曲」的格局浩大,之後每一部作品所描述的案件均充滿速度感,也因此,包括《十六歲的武士道》《一人靜》《草莓之夜》等,全都被改編成電視電影。此外,因譽田擅寫女性主角,改編作品多能找來一線女星主演,更增添作品的話題性。

「姬川玲子」系列,堪稱譽田匯集人氣和技巧的顛峰之作,在此系列中,他尤其專注在刻畫女主角的內心掙扎,再加上案件本身的獵奇性,充滿畫面感的搜查過程,要角們亦各有鮮明特徵,讀來令人大呼過癮,備受讀者肯定,2012年的文庫本銷售數字已超越宮部美幸與湊佳苗。他並以一年一本的速度持續創作,是當今日本小說界的閃亮新星。


【名人推薦】

作家 黃國華 叫好推薦 推理名家 既晴 專文導讀

.潛藏在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中,從心靈深處的歷史出發的懸疑情節,比第一集《草莓之夜》更令人不寒而慄。──讀者aqua

.我認為這是草莓之夜系列最棒的傑作!確實地從事件線索抽絲剝繭,最後導向結局的過程,正是這部作品的醍醐味。──讀者Jiro

.書中的布局一轉、二轉、三轉,一次又一次推翻讀者的推理,讓人直到最後都無法移開視線!──讀者Soulmate

.井岡&姬川這對搭檔的默契更勝前作,作者對於出場人物的描寫也更加純熟,尤其是隱藏在輕快節奏與殘酷犯罪背後的情感,創造出非常揪心的閱讀體驗!──讀者Saga

.這一本的主題是「父性」,不論是警察,還是罪犯,終究都擁有一顆溫熱的心……我感覺譽田哲也回歸到警察小說的初衷,是讓人同時流下冷汗和熱淚的一部作品。 ──讀者Koma


【序】

導讀

英雌降臨,極惡現形—談譽田哲也的警察小說

………



譽田哲也於一九六九年生於東京,畢業於學習院大學經濟系。原本志於音樂創作,曾經組過樂團,但過程並不順利,才決定成為小說家。

創作初期,譽田以恐怖小說為主要路線,出道作《暗黑天使紅鈴.妖之華》獲得第二屆《Mu》雜誌「傳奇小說大賞」的優等獎,本作描述一位美女吸血鬼涉入黑道命案、偽裝成賣春婦以躲避追殺,是一部具備了推理、動作、獵奇元素的恐怖小說。

接著,譽田又發表《吉原暗黑譚.狐面慕情》,背景設在江戶時代的吉原(當時知名的風月地區),發生三位花魁被一群戴著狐狸面具的歹徒殺害的案件,一名貧窮的基層官吏與前任花魁聯手追查歹徒下落的時代小說。

隔年,譽田再以《存取》獲得第四屆「恐怖懸疑小說大賞」的特別獎,故事描述一群登錄於某網站的高中生們,陸續自殺、失蹤、被殺的怪奇遭遇,有青春、科幻元素。

其後的《討厭春天的理由》,是描述自由作家、電視節目製作人與超能力者所組成的偵探團,聯手解決命案,屬恐怖推理;同年,尚有《疾風少女》,則描寫追逐音樂夢想、樂團吉他手的十九歲少女,由於尊敬的歌手前輩突然自殺,決定展開調查,乃含有推理元素的青春小說。

從上述的各部創作不難窺知,譽田是一個亟欲多方嘗試、勇於融合各種類型元素的實驗創作者。然而,他初期的努力,並未得到太大的迴響,原因除了受限於他尚不成熟的創作經驗外,恐怕也是由於作品中類型元素過於濫用、繁雜,而難以打造出明確、顯眼的創作標幟。

不過,譽田很快地就移往警察小說創作,連續發表了《JIU警視廳特殊犯搜查科》《警視廳特殊急襲部隊》與《新世界秩序》的「時雨三部曲」,這使他迅速得到讀者認同,終於能在文壇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「時雨三部曲」的主角,是感情豐富的門倉美□,與不讓鬚眉的伊崎基子,一柔一剛、正反互補的兩位女警官。在《JIU警視廳特殊犯搜查科》中,她們面對由神秘犯罪集團「時雨」所主導的連續孩童綁架案;到了《警視廳特殊急襲部隊》,聯袂追查「時雨」背後主導的巨大組織「新世界秩序」;最終作《新世界秩序》,則必須解除總理大臣遭到恐怖份子威脅的危機。

「時雨三部曲」的格局浩大,案件有高度的獵奇性,搜查過程充滿緊張的速度感,要角們亦各有鮮明特徵,能衝撞出激烈的火花。譽田捨棄了類型元素的複雜操縱,集中心力,專注在人物刻畫與情節設計上,且能符合當下警察小說閱讀流行,應是大受讀者肯定的主因。

在這段期間的同時,譽田也發表了最負盛名的「姬川玲子」第一作《草莓之夜》,這個系列,將他的作家生涯推向了新的巔峰。



《草莓之夜》描述某公園裡出現一具殘破不堪、遭人虐殺的男屍,搜查一課刑警姬川玲子必須率領部屬,尋找在網路上被稱為「草莓之夜」的殺人集會。本作建立了「姬川玲子」系列的基調,包括殘酷的殺人事件、刑警內部的搜查競爭、合作。

姬川玲子,登場時年二十九歲,雖非國家特種考試合格的菁英,卻以優秀的搜查能力、破案直覺獲得拔擢,擔任警視廳搜查一課第十股的主管,職級為警部補,身處競爭激烈、出生入死的陽剛環境中,既年輕、又是女性的玲子,絕對是極端特殊的異類。

玲子之所以在嚴苛的警察組織中如此努力,背後卻有著極為悲傷的原因。為此,她必須隱藏過往的創傷,將警徽當成護身符,架起嚴密的心理防禦機制。然而,她終究正值青春年華,依舊有女孩子的一面,這樣的內在衝突,使她在面對男性同事時,一會兒官威迫人、一會兒含羞帶怯,是相當立體的角色。

將「姬川玲子」系列改編為電視劇的製作人成河廣明,曾在一場與譽田的對談中,談到:「姬川玲子有一種『危險』的魅力。與其說是屬於角色的『危險』,不如說是影像化以後所呈現出的『危險』。她既有引起女性共鳴的要素,也有引起女性反感的要素。......在男性主導的組織中,她不但展現力爭上游的意志,也能善用女性的魅力。就是這一點,讓我感覺到這是一個有真實感、不曾出現過的主角。」

「一開始設計這個角色,」譽田則說,「是因為『姬』這個字(女性之敬稱,有美女、公主,或大小姐之意)。接著,就繼續設想這樣的角色,一旦踏進警察組織,會出現何種反彈、何種摩擦?這幾乎是一瞬間的決定。」

除了貫串全局的主角外,獨特、鮮活的配角們亦不可或缺。玲子的部下菊田和男,兩人關係微妙、曖昧,但礙於公務無法順利發展;同事日下守,與玲子有競爭關係,調查手法也截然不同,是搜查時的敵手;同課的勝俁健作,公安部門出身、精通情報蒐集,知道玲子太多秘密,必須對他嚴加戒備;轄區刑警井岡博滿,對玲子言語輕佻,令人困擾,卻又能給予關鍵協助;法醫國奧定之助,鑑識經驗豐富,常讓玲子得到神來一筆的破案發想。

傳統的警察小說,刑警們總是合作無間、眾志成城,然而,這在現實世界卻是不可能發生的理想狀況。誰先發現破案線索、誰先逮捕重要嫌犯、誰能維護警察形象......都成為將來論功、升遷的關鍵。在龐大的警察組織裡,無人能逃出內部競爭,善盡職責絕不是唯一要務。

有些警察小說作家,將這種內部競爭複雜化、深刻化,以描寫出更真實、更幽微的人性,然而,譽田則選擇將之單純化、戲劇化,點到為止、不多鑽研,減少這種內部競爭所帶來的沉重、困頓滋味,而將刑案搜查所導致的積鬱、陰慘氣氛,徹底導向犯罪、導向邪惡。這樣的選擇,也使他的作品展現出較為正邪分明的大眾風格,被一般觀眾所接受。

繼《草莓之夜》後,譽田以一年約一本的速度發表續作,包括以「無屍命案」為主題的《靈魂之匣》、探討司法與真相之關係的短篇集《左右對稱》、由姬川進行單獨搜查的《無影之雨》、以勝俁等配角為主的中篇集《感染遊戲》。最新作品《藍色謀殺》中,姬川則調往地方轄區,調查連續殺人案。譽田在創造出這些角色後,將他們做不同的組合、搭配,並放置於各種搜查情境,由人物來主導情節發展,製造出新穎的閱讀趣味,可說是回歸了「八十七分局」的經典創作精神。

隨著電視劇的推波助瀾,「姬川玲子」系列不但為觀眾所熟知,小說的累積銷售量,也超過兩百四十萬冊。二○一三年一月,以《無影之雨》為原作的電影版「草莓之夜」也正式上映,顯見譽田哲也的警察小說世界,正方興未艾,才開始要蔚為流行。

既晴(推理作家.評論家)


【內容試閱】

序章

忘了在哪裡看過,死囚在臨刑前會領到包子和香菸。

那天傍晚,三島忠治獨自啃著包子。那是三點休息的時候發的點心。不知道他是留著自己的份沒有吃,還是特地多拿了一個藏在口袋裡。包子皮有點乾掉了,裡面是豆沙餡,很像在葬禮上拿到的那種白包子。他沒有洗沾滿了灰塵的手,就直接拿著吃了起來。

我看了於心不忍,把視線移向窗外。連窗框都還沒有裝的窗戶只是一個四方形的洞,不知道為什麼臨時拆掉了塑膠布,我記得夕陽曬了進來。太陽剛好位在和九樓窗戶平行的位置。

大樓黑色的影子。巨大的墓碑。名為東京的、無邊無際的墓地。

然而,還是可以聽到蟬鳴聲。不,是我記憶中好像聽到了。

我將視線移回室內。水泥牆壁、裝了廢料的麻布袋,以及靠在麻布袋上的三島的側臉,都融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成為陰影的側臉啃著同樣是陰影的包子。無聲無息,緩緩慢慢。

我想找機會開口,於是點了一支七星菸。

鼻尖熱熱的。我吸了一口菸,隨著吐出的煙開了口。

「真的已經……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」

他的下巴突然靜止不動,但隨即又重新咀嚼起來。夕陽的殘影消失,但從他的表情中,無法捕捉到任何感情。

他雙眼的焦點沒有和室內的任何一點連結,只是順著剛鋪完地板的樓梯,帶著徬徨離開空蕩蕩的房間,穿越屋外的走廊,望向更遠處的某個地方。

「沒有、任何辦法了。」

他動了動嘴唇,隨著嘆息吐出了這句話。工地現場已經整理完畢,整個工地都安靜下來,所以才能聽到他的這句話。

「可以申請破產,或是想想其他的辦法。有需要的話,我可以去拜託戶部先生。」

他又慢慢咬了一口包子。

「……我早就申請……破產了。結果還是不行,撐不下去,只好又借了……只有那些人願意借錢給我,所以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??不,其實也不算是心理準備……」

他沾滿汙垢和灰塵的臉轉了過來。已經是傍晚了,坐在太陽底下還是很熱,但他額頭的汗水已經快乾了。

「……我們的事,你是從什麼時候知道的?」

我吐了一小口煙,把菸盒和打火機放回了口袋。

「幾乎一開始就知道了。」

「原來你知道,知道我是……」

我點了點頭,吐出的煙也跟著上下搖動著。

「對……不好意思。因為我聽說你這把年紀,第一次從事高空作業,就隱約察覺到了。」

「是嗎?」他嘆著氣輕聲說道,「……既然這樣,你為什麼還問我有沒有其他的方法?」

「因為……」我脫口說了這兩個字,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許許多多的往事交織在一起,湧上心頭,但我無法說出口,如今的我,也沒有資格說。

你有沒有考慮到你兒子?這種問題太愚蠢了。我很清楚,他當然考慮過。他一定想了又想,絞盡腦汁,想得快要發瘋了,最後才得出這樣的結論。我相信我比任何人更清楚了解這件事。

「……我在想,也許能幫上什麼忙。」

我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。

他不以為然地冷笑了一聲。痛苦在我的內心擴散。這句話聽起來的確很像廉價的同情,但除此以外,我到底還能說什麼?

「……你走吧。」

他站了起來,把剩下的包子塞進嘴裡。他穿了一件並不算太髒的灰鼠色工作褲,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,把丟在一旁的破舊安全帽拿了起來。

「真的……萬一把你也捲進麻煩,就對你太不好意思了,你先走吧。」

他踩在還沒有鋪地板的地面,咚咚地走出了房間。

我站在原地,等待香菸化為灰燼。

腳邊有一個空咖啡罐,罐口沾滿木屑、沙塵和摁熄菸蒂時留下的黑色菸灰,我把菸蒂從罐口丟了進去,發出「嘶」的淒涼聲音。

我聽到鷹架金屬踏板的聲音,從窗戶探頭向外張望,發現他站在相隔三個房間的窗外。雖然戴了安全帽,但沒有繫扣環。他抬頭看著頭上的鐵管,把手上的棘輪扳手伸向連結鐵管的螺絲。

他維持這個姿勢文風不動。

他沒有栓緊螺絲,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看著上方的手。

悶熱的風拂過天空。

然後,他的右腳無聲地移動。

一公分。又是一公分。不,只有幾公釐而已。

繼續看下去,我可能會在中途叫出聲音。我知道自己千萬不能叫出來。不是為別人,而是為了他。

當他的腳後跟離開鷹架踏板的剎那,我抓著下巴,捂住自己的嘴。

身穿汗衫的背影傾斜,安全帽最先掉了下去。他的左腳還踩在鷹架上,但根本無濟於事。他向下傾斜的身體離開了九樓,漸漸墜向地面。

漫長而短暫的數秒。

他在墜落時不時撞到鐵管和踏板,時而反彈,時而旋轉,但因為受到重力的影響,所以並絕對沒有停止墜落──。

在即將落地的瞬間,有什麼黑色的東西啪沙一聲爆開了。

他的頭似乎撞到了施工入口處設置的鐵管上。


隨後立刻傳來水泥袋掉落般的聲響。



他的身體終於躺在乾涸的泥土地上。



他的頭部幾乎碎裂,左手臂勉強連在身體上,右腿扭向奇怪的方向。

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

還沒有離開的工地主任和幾名工人,以及警衛都跑了過來。



我在九樓大叫著:



「啊,掉下去了。那裡,是從那裡掉下去的。」



我和墜落現場相距三個房間,應該不至於懷疑到我頭上吧。



一切按計畫進行──



雖然聽起來有點冷酷無情,但那一刻,我腦海中浮現的就是這句話。



第一章



1



回到六樓的大辦公室,同組的其他人都在座位上。



資深的石倉保巡查部長一如往常地看著報紙。



大塚殉職後,在組內的地位稍微上升的湯田康平巡查長,正睡眼惺忪地看著升等考試的參考書。



遞補大塚的新進人員葉山則之巡查長,正認真地翻閱以前的辦案資料。



葉山雖然只有高中畢業,但他年僅二十五歲,就被拔擢進入搜查一課,代表他的能力很強。葉山個子高大,長相俊俏,卻絲毫不輕浮,即使在第一線辦案,也總是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分內事,也就是所謂的「模範刑警」。這是玲子對他進搜查一課三個月來的印象。



如果硬要在雞蛋裡挑骨頭,說他有什麼缺點,玲子總覺得他個性稍微陰沉了一點。雖然很難具體形容,但有時候會覺得他的眼神很冷漠,或是態度讓玲子忍不住想問他:「你是不是沒把我這個女主任放在眼裡?」即使問了,他也總是面無表情地回答:「沒有啊。」玲子覺得繼續追究下去太幼稚,也就不再多理會他的這種態度。日久見人心,只要發揮耐心,彼此的關係自然會變得融洽。因此,玲子決定對葉山採取靜觀其變的態度。



這三個人,再加上菊田巡查部長,是玲子目前的四名部下。警視廳刑事部搜查一課凶殺案搜查第十股姬川組,除了姬川組以外,還有日下組,日下組內都是一些心機很重的人──



「主任……」



石倉把報紙推到一旁,斜眼看著玲子,他似乎想說什麼悄悄話。



玲子繞過桌子,走到石倉的身旁。坐在對面的菊田也不由得豎起了耳朵。



「……保哥,怎麼了?」



年近五十的石倉總是散發出一種大叔的味道,但並不是討厭的大叔味,最近甚至從他身上感受到一種大叔特有的可靠。



「遠山又在暗中活動了。剛才帶著日下主任出去,可能是今天早上的那件東西有什麼動靜了。」



遠山是日下組的警長(巡查部長)。石倉說的「今天早上的那件東西」,是聽說管理官橋爪警視一大清早,從大田區的蒲田警察分局帶回來的證物。



「現在知道那是什麼證物了嗎?」



「還沒,只知道保溫箱送去了科搜研(科學搜查研究所),叫法醫的股長趕快查出結果。」



目前,只有凶殺案搜查十股的人在搜查一課的大辦公室內待命。通常稱為「駐廳」的待命狀態分為A、B、C三個階段。



由A駐廳到C駐廳,分別指在總部待命、住家待命和自由待命這三種情況。



自由待命幾乎形同休假,但目前警界的財務狀況不允許這麼悠閒,所以,這三天的待命情況為──十股是A駐廳,三股是B駐廳,沒有C駐廳。



也就是說,如果今天東京的某個地方發生了什麼案子,一旦成立搜查總部,就必須和日下組一起合作。日下組是姬川組的天敵,真正的原因是玲子討厭日下。



討厭的理由不勝枚舉。從他的長相到聲音,乃至對辦案的想法,所有的一切都討厭。這幾個月很幸運,都不需要和日下組合作辦案,雖然是同一股,但各自為政,只是這次恐怕沒這麼幸運了。玲子也只能做好攜手合作的心理準備。



「……蒲田分局那裡的情況怎麼樣?」



「不知道,遠山去了解情況了,但可能下了封口令,所以並沒有太大的收穫。」



在成立搜查總部之前,警視廳總部的各部門、和轄區警局,以及和媒體之間,都會在檯面下相互刺探消息。目前玲子他們還沒有接到任何消息,有可能是不值得成立搜查總部的小案子,但也可能是敏感棘手的案子,後者的推測可能更合情合理。玲子也希望是後者。



與其破三個小案,還不如破一個大案更容易受到輿論的肯定。輿論的這種肯定絕對會反映在組織內部,玲子最希望能夠靠自己的能力,破獲像今年夏天接手的「水元公園離奇屍體遺棄事件」那樣的大案子。



──但是,如果案子被別人搶走就不太妙了……



她巡視著搜查一課偌大的辦公室,總共有一百多張辦公桌。站在遠處入口附近咖啡機旁的,應該是日下組的溝口警長、新莊巡查長和糸井巡查長。



「……對了,股長呢?」



她問的是凶殺案股十股股長今泉春男警部。



「十分鐘前出去了。」



「是誰找他嗎?」



「不,好像不是。」



正當他們在交談時,日下和遠山出現在辦公室門口,小聲地向溝口他們說著什麼。難道他們打算把打聽到的消息占為己有,一旦成立搜查總部,就立刻行動嗎?



──這些人的想法都很小家子氣。


玲子故意大步走向他們,菊田也跟在她的身後。



「……日下主任,是不是打聽到什麼有趣的消息了?」



日下那雙像爬蟲類般的小眼睛看著玲子,他的兩片薄唇抿成了一條線。



「消息?什麼消息?」



他的聲音低沉而陰森。



「你們不是去打聽消息嗎?辛苦了。」



「妳是不是誤會了?我只是去廁所。」



「你和下屬的感情真好,連上廁所都要手牽手一起去嗎?」



「姬川,說話這麼粗魯,小心會嫁不出去。」



日下終於露齒一笑,這種演技也是老招數了。



「感謝你的忠告,但希望你不要在職場談論這種話題。」



「抱歉,我不小心說溜嘴了。」



糸井噗哧一聲笑了出來,但玲子當作沒看到。



「所以,科搜研那裡的情況怎麼樣?」



「什麼怎麼樣,我不是說了嗎?我只是去廁所。」



「日下主任,你即使去廁所,應該也可以發現有用的線索吧。」



日下露出受不了的表情,冷笑了一聲。玲子雖然感到厭惡,但還是目不轉睛地盯著他。



「姬川,既然妳整天嚷嚷著線索、線索的,是不是該勤快點,自己去找線索呢?駐廳可不是和部下在景觀良好的地方享受約會氣氛而已。」



可惡,難不成被他看到了?



「你果然不是去廁所嘛。」



「我可沒說是我親眼看到的,算了,不和妳扯這種無聊事了。」



他拍了拍遠山的肩膀,打算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

「等一下,你想溜嗎?」



日下回頭時,露出可怕的眼神瞪著玲子。



「姬川,妳想學鋼鐵也學不像的,想從我的嘴裡套話,等十年再說吧。」



他轉身離開,他的組員也跟在他身後。



──我學鋼鐵……?



凶殺案搜查五股主任勝俁健作警部補,綽號叫「鋼鐵」。他曾經是資深的公安警察,擅長用恐嚇和黑錢收買線索,是名副其實的惡質刑警。



──為什麼把我和那種人混為一談……



這時,背後突然傳來腳步聲。回頭一看,管理官橋爪和今泉股長出現在門口。



「各位,蒲田的命案要成立搜查總部,你們立刻行動。」



今泉一臉嚴肅地說道,橋爪卻一臉得意的表情,似乎在等玲子開口。



「管理官……怎麼了嗎?」



果然不出所料,橋爪故意清了清嗓子說:



「我一直催他們要快一點,原本他們說要九個小時,結果七個小時就完成了。」



「你是指哪件事?」



「DNA鑑定啊!」



「喔。」



「血跡和手掌。我果然沒有猜錯,DNA鑑定結果一致。」



原來如此。所以,帶回來的證物是手掌,難怪會放在保溫箱裡。



「詳細情況到那裡再說,總之,現在馬上出發去現場。天一黑,今天就泡湯了。」



聽到今泉的催促,玲子和菊田走回各自的座位。



2



案發現場的報告。從現場示意圖來看,車輛棄置地點的多摩川堤防,是一般車輛也可以通行的普通道路,沿著堤防往河岸方向走二、三十公尺,就是多摩川的河邊。



「股長,車上只發現手掌,遠處又是河流,可以認為其他部位已經丟棄在水中吧?」



「嗯,是啊。這裡的鑑識人員已經以棄置位置為中心五十公尺的範圍,在河邊的草叢中尋找,現在,總部的鑑識人員應該已經和他們會合了。我已經要求他們留意腳印和搬運屍體時留下的血跡,畢竟車內是這樣的情況。」



今泉翻開另一份資料,這份資料是從各個不同的角度拍攝發現手掌的車輛。



廂型小貨車的座位只有駕駛座和副駕駛座,後方都是載貨廂,不知道是否為了方便載貨,載貨廂內設置了一個上下兩層的貨架,貨架是用夾板做的,可能是高岡或是其他人自己動手做的。上層放了綑在一起的電線,還有工具箱,以及素色小紙箱,看不到裡面裝了什麼,還有在燈泡外裝了鐵絲保護網的臨時照明燈之類的東西。



根據調查報告,裝了手掌的塑膠袋放在下層深處。從照片上來看,下層被隔板遮住了,所以光線特別暗,尤其是深處,很難看清楚。如果是夜間放置在多摩川的堤防上,不難想像根本看不見。



「凶手忘記丟棄左手掌了嗎?」



今泉輕哼了一聲。



「也可能在丟棄時被路人看到,就落荒而逃了。從這個角度思考,也可以解釋凶手為什麼把車子棄置在那裡。」



這時,玲子察覺到背後有動靜,回頭一看。原本以為是井岡,但發現日下就站在旁邊。



「……股長,在目前的階段就做出這樣的預測,恐怕會妨礙日後的偵查工作。」



今泉調皮地聳了聳肩。



「別這麼嚴肅,我只是提供參考意見。」



「但如果你這樣下達指示,偵辦工作就會陷入瓶頸。」



「你在說什麼?」



日下的眼神嚴厲,瞪視著今泉。



「……我是指你對機動鑑識下達的指示,你說要留意腳印和血跡,一旦限定對象,就會讓在第一線偵辦的人戴上有色眼鏡。」



又來了。日下理論的基礎,就是所有預設的判斷都會妨礙偵查工作,只相信親眼所見、親耳所聞,徹底排除先入為主的成見。



──他到底是在哪裡偷聽到的?


今泉苦笑著,抓了抓脖子。



「……是啊,目前就鎖定對象還太早,我會再指示第一線的鑑識人員,請他們不要用有色眼鏡觀察現場。」



「拜託了,那我先走一步。」



說完,他轉身帶著車庫組的偵查員走出了禮堂。河岸組也有一半的人已經離開了。



玲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。



「……這樣根本辦不了案嘛,不憑任何直覺能當刑警嗎?如果照本宣科就可以抓到凶手,剛上完搜查專科課程的菜鳥也可以辦案了。」



今泉仍然笑咪咪的。



「別這麼說,組織內需要有妳這樣的人,也要有像日下那樣的,才能夠保持平衡嘛。……如果全都是我和妳這樣的人,才真的是辦不了案呢。大家都搶著猜誰是凶手。」



沒錯,聽說今泉以前在第一線辦案時,也是靠直覺辦案的刑警,和玲子很像。



既然今泉都這麼說了,玲子只能露出苦笑。



「股長??這也太過分了。」



「別說了,快去吧,妳的搭檔在等妳呢。」










商品網址: https://tw.partner.buy.yahoo.com:443/gd/buy?mcode=MV9BaFp2ak9RUDVGTlArSFZkYWcwTEhkalBEWE9ncWVnUm9kVlpUWmM5OTVVPQ==&url=https://tw.buy.yahoo.com/gdsale/gdsale.asp?gdid=4328184



E2D55AB1B76531C6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Fourture 的頭像
eFourture

eFourture的部落格

eFourtu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